“英国英语”和“美国英语” 的霸权之争

英式英语和美式英语的霸权之争

也谈 AE与BE的“话语权”

站长按:众所周知,美式英语和英式英语有着词汇、语音、语法以及语义等方面的差异,而这些差异又与英、美两国的政治、经济、文化有着密切关系。19世纪80年代,英国著名作家奥斯卡•王尔德在访问美国时说:“英美两国处处相同,惟独语言互不相容”,而著名剧作家萧伯纳也有过一句妙语:“英美两国之间存在着一条共同语言的鸿沟。”看来美式英语和英式英语就像同一母体的双胞胎,形象酷似,但又个性十足。

 

      有一则笑话:一位英国人和美国人在火车站不期而遇。美国人性格开朗,善于结交朋友,说了几句客套话后就问:“What’s your job?”。英国人回答说“I’m a clerk. ”美国人听了十分惊讶:“Clock? Your job is to tick tick all day long? ”同一个词,美国人念〔klεrk〕,而英国人读〔cla:k〕。这则笑话就反映了英美两国在语音方面的不同。

       如今,英语发展成为全球各个领域的共同语言,在一次参加西岸英语沙龙活动上,有幸认识了一位来自英国文化协会的老师,他说,据权威英语培训机构统计,全球有20亿人学习英语,英语正在全球范围内不停的传播,所以对于学习者来说,选择哪种口味的英语很难做出选择。

 

       为此英、美双方还就哪种语言交流更有效率进行了辩论。美国的语言专家迈克尔•阿格纳斯,《韦氏新世界词典》的主编,他认为:美式英语首先完全可以成为一种独立的文学语言,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,马克•吐温威廉•福克纳海明威都对美式英语进行了发扬光大,所以美式英语已经成为小说家、随笔作家、记者和诗人的极好媒介;其次,美式稳健灵活,而且又富有开放性和包容性,对于外语和其它国家的英语,只要其中的元素对它有意义,美式英语都愿意接纳,比如,过去移动电话用“mobilephone”,而现在“mobile”的叫法也逐渐在美国盛行开,所以只要实用,美式英语不会拘泥一传统;第三,美国作为世界强国,无论是医药、科技、通迅还是经济、文化、教育领域,都是催生语言最好的沃土。

 

       迈克尔虽然言之有理,但英国人不高兴了,英国《观察家报》的副主编罗伯特•麦克拉姆公然对簿,说“讲美式英语是开历史倒车。”他的理由也有三个:首先,英语是非常民主的、大众的,它的变化是由下而上的,不像法语由法兰西学院掌管,形成自上而下的管理,而英语不听命一任何人的命令,是大众群体的自由;其次,美国的霸权主义统治了近一个世纪,在美国主导世界的这段时期内,美式英语是美国用来在国际上实现其文化和政治议程的工具;第三,人类已经迈入了21世纪,进入新千年的同时也进入了互联网时代,所以不需要制定语言公约,只需要以英式英语和美式英语的通用语法和句法为基础,并扩大为功能完美、适应力强的国际混合语。

 

      19世纪,英式英语享有全球霸权,而在二十世纪的时候,被美式英语所取代,随着互联网的传播和英语使用者的骤增,世界语言又开始了明争暗斗,迈克尔和罗伯特的意见不免都带有国别色彩,不过罗伯特的一个意见还是不错的,“互联网时代不需要语言公约,只需要以英式英语和美式英语的通用语法和句法为基础,并扩大为功能完美、适应力强的国际混合语”。作为一种语言工具和交流载体,英语的确应该独立于英式英语和美式英语之外,成为一种更实用价值的“全球语”。

 

【偶为英音狂】berocks2.com

 


打印   邮件